·  更多資訊

<a href="//onearteveryday.com/blog/uray-and-maria/" rel="bookmark" title="Permalink to 一?。ㄊ孿饒被??)浪漫相遇,一次(有意無

發布時間 : 2019-12-17 07:58    點擊量:

圖片 1

這是“行為藝術的祖母”瑪瑞娜·阿布拉莫維奇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(MoMA)的一個作品,名為“藝術家在現場”。

2013年3月,MoMA 中庭,一張木桌,兩把木椅,一把上坐著瑪瑞娜。每周6天,每天7個小時,她與對面椅子上的參觀者對視。與1500個觀眾凝視716個小時,雖然有的人一坐在她面前就崩潰落淚,但她的感情始終沒有太大波動,很多時候是微笑,或者面無表情。直到有一天看到對面的烏雷,這個與她同月同日生的男人,這個曾和她共度12年最美好時光的男人,這個曾與她一起創作、完成眾多反應世界上最重要的、最普遍的、最糾結的、最永恒的關系——男女之間的關系——的行為藝術作品的男人,這個兩人為了昭告天下“我們分手了”而從長城兩頭向中點相向徒步前行2500公里、擁抱、再見的男人,這個兩人在這次(也許是設計好的)相遇的前兩天已經見過面的男人,這個稱得上“行為藝術的祖父”的男人,瑪瑞娜落淚了。

沒錯,他們這次相遇,也許并不如別人想象的、或者看上去那么浪漫,因為在紀錄片《藝術家在現場》中可以看到,兩人在MoMA的表演(Performance Art 中的 Performance,還有“表演”的意思,港臺地區就譯為“表演藝術”)之前,已經事先見過面、聊過天、敘過舊。

他們有太多的舊可以敘了,因為他們在30多年前的一系列作品,已經進入了藝術史和教科書。

比如兩人背對背把頭發纏在一起,自稱“連體生物”,一同生活16小時;

圖片 2比如兩人把嘴巴對在一起,互相吸入對方呼出的二氧化碳,直到最后兩人昏迷不醒;

?

圖片 3

圖片 4

比如彼此全部赤身裸體,互相沖向對方,直到一個人倒下;

圖片 5比如面對面大聲喊叫,持續15分鐘;

圖片 6比如兩人不穿衣服,面對面站在一個小門里面,中間的縫隙僅容一個人側身而過,你想過去可以,但是你要選擇面對誰的身體、面對誰的眼睛;

圖片 7比如兩人用身體拉開一張弓,烏雷手中捏著一支箭,箭頭直指瑪瑞娜的心臟。

圖片 8然而,關于這兩個人,最近的消息是:烏雷將瑪瑞娜告上了法庭,聲稱她并未按照過去約定,支付兩人過去作品銷售所得的報酬。

錢,只是一個借口,一個切入點,是烏雷為自己討回他想要的公道的方式。他不在乎錢,但是他發現:瑪瑞娜想將他的名字從藝術史中抹去,想讓世人記住——行為藝術是單性繁殖的,只有一個祖母,只有瑪瑞娜自己。

2014年,烏雷罹患癌癥,治療過程中,他要為自己出一本書《低語:烏雷談烏雷》。當然要采訪瑪瑞娜,也要經過她的許可,使用兩人過去作品的圖片?!白婺浮貝鷯Φ暮芩?,采訪做了,圖片給了??刪馱諑砩弦∷⒅?,出版商告訴烏雷:瑪瑞娜的律師說,她沒有允許他使用采訪資料或任何圖片。整個書都已經排版完成了,等著下印廠,怎么辦?原來的28張圖片,出版商決定用粉色的方塊取而代之。烏雷原來心中還存有的對于瑪瑞娜的感情,也已經被其他情感取而代之。這件事情,成為最后一根稻草。心臟被射中的人,是烏雷。

圖片 92015年1月15日,烏雷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表演了一件作品《衣櫥里的骷髏》。當著500多人,一把大胡子、赤裸上身的烏雷,在墻上寫下一個又一個數字:252,253,288,289。

圖片 10

這些數字,是他的書中的頁碼,對應的每一頁上都開了粉色天窗。

這件作品名稱的英文是:A Skeleton in the Closet。一個俗語,指某些沒有見光的秘密。

對于即將在法庭上的對峙,媒體希望采訪瑪瑞娜的律師,律師的回復是:阿布拉莫維奇女士完全反對烏雷的指控,我的客戶不想對此加以評論,他們都是誹謗;我的客戶認為,這場官司是一場誹謗,目的是要破壞她在公眾面前的名聲;我的客戶在法院前非常有信心;她會用一切法律手段?;に娜ɡ蛻?。

想一想,這場對峙,跟他們兩人過去的作品一樣,充滿了男女之間對話語權的爭奪和糾纏。如果某一天,兩人出來宣布:這是烏雷和瑪瑞娜合作的另一個作品,我絲毫不會驚訝。

“藝術是真實的謊言”,畢加索這句話弦猶在耳,在他們兩人身上如影隨形。

瑪瑞娜過去說過一句話:“藝術家不應該愛上另一個藝術家?!?/p>

可是愛情畢竟是發生過的,人類的精神產品因為他們的愛情而更加豐富。他們的作品也在不斷讓人們思考。行為藝術作品的目的,就是會讓你反躬自忖,做一件讓上帝發笑的事情。從這個角度而言,他們在 MoMA 里設計好的相遇,雖然沒有那么浪漫,但是仍然能揭示一些愛情的真諦,和另一些可能。(藝術君過去曾寫過瑪瑞娜·阿布拉莫維奇在 MoMA 的作品:身體+時間=靈魂——藝術家在現場,有些浪漫化,但其中引用木心先生的詩,卻再適合這二位不過了。)

有一位美籍臺裔行為藝術家叫謝德慶,到現在為止,他只做了六件作品,前面五件每件為期一年。最后一件,從1986年12月31日開始,這是他的36歲生日,是一個十三年計劃,一直到1999年12月31日結束。千禧年第一天,謝德慶在紐約約翰遜紀念教堂(Johnson Memorial Church)公開宣布:“我存活了”。作品結束。

初聽上去像個笑話,是嗎?可是,這多少會讓你思考一下:我,作為一個人,我的生命是多么寶貴,我能活著的每一天,都是多么寶貴,那么應該怎么活呢?一個看似無意義的行為藝術,卻開始讓我們思考生命的終極意義到底是什么。

不過,我們的存在,難道不會是某個更高等生物的行為藝術嗎?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

【說明:以上中文文字內容,版權歸??濾?,轉載請標明出處。如果你想給堅持原創和翻譯的藝術君打賞,請長按或者掃描下面的二維碼。兩個二維碼,一個是一套煎餅果子,另一個您隨意?!?/p>

?

圖片 11

圖片 12

圖片 13

Share this:
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+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print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(Opens in new window)
  •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(Opens in new window)

Like this:

Like Loading...

  • 上一篇:沒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
Copyright ? 2015-2019 //www.woodwp.com. 澳門官方游戲平臺網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