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 最新動態

清初六大家之吳歷山水畫作品賞析

發布時間 : 2019-12-21 22:22    點擊量:

澳門官方游戲平臺網址 1

吳歷《靜深秋曉圖》

吳歷《泉聲松色圖》

吳歷《松亭垂釣圖》

氣韻沉郁 魄力雄杰

“清初六大家”之吳歷山水畫作品賞析

安徽 李暉

清朝初期,畫界出了個頗具盛名的“六大家”。此“六大家”,有人解釋為“四王吳惲”。所謂“四王”,即王時敏、王鑒、王翚、王原祁;“吳”,乃吳歷;“惲”,是惲壽平。在此,我們與讀者一起來賞讀“清初六大家”之一吳歷的畫作。

吳歷,原名啟歷,字漁山,因其所居之地,傳為孔子弟子言子游故宅,有一井,水黑如墨,故自號墨井道人,又號桃溪居士,江蘇常熟人。生于明崇禎五年(1632年),卒于清康熙五十七年(1718年),乃身跨明清兩朝的高齡畫家。自幼勤奮讀書,少年時父死,全靠寡母維持生活,苦難更激勵其學習的意志,詩、文、書、畫、琴各樣都精心去學,以致形成了廣博的文化素養。他的書法,直追王羲之、蘇東坡一體;他的詩,由明末著名詩人錢謙益傳授;他的繪畫,先從王鑒為學,后又在王時敏門下作徒。十三歲上,明朝滅亡。作為“國破山河在”之明朝遺民,唱出“到處荒涼新第宅,幾人惆悵舊衣冠”的悲慟詩句,過著“隱居只在一舟間,與世無求獨往還”的隱居讀書生涯。三十一歲上,寡母與妻子又相繼病逝,促使他思想上更加消沉,興起脫塵出世的念頭。一般隱士的“脫塵出世”,不是皈依佛門,就是入道為徒,而吳歷加入的則是天主教。因言子游故宅地的一部分,曾辟為天主教堂,與吳歷所居為鄰。平時耳濡目染,尤其與傳教士們經常接觸,特別與比利時籍傳教士魯日滿交往密切。其四十五歲上,專門以抒情筆調繪制了一幅江南湖濱小景《湖天春色圖》,贈送給魯日滿。五十歲左右,吳歷正式加入天主教,隨之去澳門修道,并學拉丁文。五十七歲時,吳歷成為天主教的傳教士,在上海等地傳教三十年,過著清苦的生活,八十七歲病逝于上海。這一時期,由于致力于宗教活動,故留下的畫作甚少。有《墨井畫跋》《墨井詩抄》傳世。

澳門官方游戲平臺網址 ,吳歷在繪畫上,宗法宋、元、明各大家,但他能摹古卻不泥古,融諸家之長,獨創新意;又能遵從自己“不將粉本為規矩,造化隨他筆底來”,師法大自然的觀念,富有真實感;加之在一定程度上汲取了西洋畫法,以致他迥異于他的老師王鑒、王時敏,迥異于整個“四王”的摹古之路,成就為頗具特色的清初畫壇大家。

我們先賞吳歷的《松亭垂釣圖》(圖1),紙本,縱148.7厘米,橫30.2厘米。整個畫面平遠鋪設,用筆沉著謹嚴,近、中、遠的青松漸遠漸小,給人以深邃深潤之覺,山石富有立體感。山間溪水,奔流而下,溪水之上,筑有一連接溪水兩岸的闊大平板式建筑,既是供人歇息的山中之亭,又充當橋梁之用,因在松蔭之下,故名“松亭”。這種又亭又橋的建筑,至今有些江南地區依然存在,俗稱“廊橋”;幽靜的松亭一角,一束發系髻的男子,在持竿垂釣,垂釣者目不斜視地凝注著釣竿的動靜;山林間的小徑,彎彎繞繞、曲曲折折,如蛇行般地通往主峰的峰巔,呈現出一種無限之極境。是幅清雅、明快、幽靜的江南山水景色,令人深思,給人遐想,讓人陶醉。

畫面右上角,有畫家行書題寫跋語與落署。語曰“讀書有得,與后見山見水。觸物生趣胸中,寫寫自能筆合古人。請以質之,青嶼先生”。落款“甲寅六月十日 吳歷”。鈐“吳歷”方印,后又有許之漸款署“乙卯小春,弟許之漸奉寄良老門年兄清鑒”。于“乙卯”和“許之漸”字上、字下,均鈐一印?!凹滓?,當是康熙十三年(1674年),可知此畫乃吳歷四十四歲力作。題語中的“青嶼先生”與“許之漸”,同為一人。許之漸,字儀吉,號青嶼,清順治年間進士,官至御史,因彈劾不避權貴,遭嚴重打擊,被削籍歸里。其為清武進(今江蘇常熟市轄域)人,清時的常熟縣與武進縣毗鄰,與吳歷為同鄉,又同是身跨明、清兩朝的文化人,故“被削籍歸里”后,二人常有交往?!耙頤?,則是康熙十四年(1675年)?!靶〈骸?,又稱小陽春,即農歷十月,意謂十月不寒,有如初春?!傲祭廈拍晷幀?,“良老”為主考那年的同榜進士。由此可知,吳歷與康熙十三年(1674年)的農歷六月十日將畫交許之漸“質之”,次年的農歷“小春”,許之漸又將畫寄給與他同年登第進士以“清鑒”。此為吳歷繪畫處于成熟階段的中年之作,故此畫呈現出景色郁茂、布局深遠、勾皴精密、清潤綺麗的風格。

再讀吳歷的《靜深秋曉圖》(圖2)。紙本設色,縱95.3厘米,橫24厘米。以近、中、遠三段鋪設,有條不紊,布局合理,展現出金秋時節江南山水的秀麗景色。近景,蒼秀的松柏,長滿青草的山石,彎曲的古松,枝葉均“彎”在溪水之上;溪水是彎彎曲曲地自上而來;右岸深入溪水的巨石坪上,有一老者席地而坐,在觀賞著深山之中的秋景,幽然安泰,注目凝視,表現出老者對山間秋景的眷戀之情。中景,在彎曲的溪流兩岸,極為稀疏地散落著四木撐起的草亭、低矮的茅屋、顯得莊嚴雄偉的佛寺以及高崇的寶塔。溪水之上,有木、石構結架起的碩大橋梁,連結著兩岸。巨崖下的沙灘上,有人在持竿垂釣,茅屋內有人透過窗口往外觀覽景色。呈現出人類與大自然協調一致、和諧相宜的境界。遠景,群峰聳立,主峰則是奇石壘疊,以渾厚、雄健無窮的生動形象,奠定其成為眾山的中心地位。整個畫面展現出無比深遠、雅靜與寥廓的自然形象,給人真山真水的立體感悟。

畫的右上角,有畫家的行書題跋“王叔明靜深秋曉,往予京郊所見,寤寐不忘,乙亥春在上洋追憶其著色之法,攜來練川,民譽見而噓好之,今值其花甲,是圖有松柏之茂,恰當以壽”。下署“壬午年秋 墨井道人”。鈐“墨井”朱印?;撓蟻陸?,鈐有“虛齋至精之品”鑒藏印?!爸輛貳彼淖?,代表著吳歷之畫作的珍貴藝術價值。

從題跋語中可知,此畫乃因“王叔明”的“靜深秋曉”圖引發而來?!巴跏迕鰲?,乃元代繪畫“四大家”中的王蒙,“叔明”,是王氏的字。王蒙是位具有創造性的山水畫大家。明代大家董其昌曾評其畫為“天下第一”,吳歷見其畫能“寤寐不忘”,說明吳歷對王蒙的崇慕。是畫作于“乙亥春”的“上洋”,“乙亥”,即康熙三十四年(1697年),時年吳歷六十六歲?!吧涎蟆?,乃上海的別稱;后將畫“攜來練川”?!傲反ā?,乃寓為上海嘉定。因“民譽”見此畫而“噓好之”,又因時年為“民譽”之“花甲”(六十歲)年,再加上畫中有“松柏之茂”,即將此畫當作賀歲之禮品,贈送給了“民譽”這個人。題跋的落款是“壬午年秋”,“壬午”,則是康熙四十一年(1702年),是年吳歷七十一歲??芍?,此畫由吳歷六十六歲作于上海,于七十一歲時,又將畫作為賀歲之禮,在嘉定贈于人。

縱觀之,吳歷此畫中,既含有王蒙層面分明、氣勢充沛、焦墨破筆點擦的用筆,又有王蒙山水畫的蒼渾秀逸的格調,著色上也仿王蒙,但畫中又有吳歷的創新之韻。吳歷五十歲至七十歲這個年齡段,由于致力于宗教活動,作畫甚少,更說明此畫藏世之珍稀。

再覽吳歷的《泉聲松色圖》(圖3),紙本,縱64.6厘米,橫38厘米。同樣是分遠、中、近鋪設,層次分明。山巒層層疊嶂;溪水,曲行貫穿;樹木,更加蒼勁。整個畫面,以凝練的筆法,展現出山水間、自然界的渾重拙樸、深醇沉郁的氣韻。皴法繁密,明暗分明。較之前面兩幅,筆力顯得更加雄渾,墨色更加酣暢,色彩對比更加強烈。整個畫面,上上下下,有眾多房屋,而不見人影;有橋梁,卻無人來渡;除水聲外,不見人聲,不聞鳥鳴,一切處在自然界的凝靜之中;遠山近壑之上,鋪設著一層雪的白色,雖有蒼勁的“松色”似有增色,但同時告知我們,此時節尚處在寒冷之中。

畫面的右上角,有畫家的行書五言詩,題為《泉聲松色》。詩曰:碧嶂峙西東,泉飛認白虹。游人不可及,松翠暗蒙籠。癡翁筆下意,見不凡游戲。中直極造化,生動雪窗擬。

下署“此念漢昭道詞宗篤好輒以贈之”。落款為“康熙甲申年正月 墨井道人并題”。鈐“墨井”二字印。從畫家的題詩與署款之中,可探測出:此畫是吳歷于初春的農歷“正月”,在“雪窗”之下,“擬”繪“癡翁筆下意”,畫出此“碧嶂”、“泉飛”、“松翠”等“生動”景象,并此“中直極造化”之作,贈給宗教界天主教的“篤好輒”?!翱滴跫咨昴輟?,即康熙四十三年(1704年),可知此畫乃吳歷七十三歲的作品,可謂是其晚年傳世的代表作之一。此畫乃仿擬“元季四大家之冠”的黃公望筆意所成。因黃公望號大癡道人,故后人尊稱“癡翁”。細細觀覽,可揣摩出此畫中深蘊著黃公望“精湛凝練,疏秀清潤中含蒼?;牒竦腦銜丁鋇謀史?,以及主張師法自然,“借山川之形,通過筆墨以抒情”的境界,但“擬”中并不泥古,含有自己的創意。此畫的畫面,層層加皴,焦墨點擦,造化出陰陽分明、蒼渾滋潤的意韻,表現出吳歷七十歲以后渾厚凝重的藝術特色,也汲取的西洋某些畫法。

縱觀上述三幅山水畫作,足可揣摩出:正是吳歷堅持師法大自然的理念,在實踐中創作,總給人立體感、真實感的感悟;他的山水畫總顯得層次分明、境界幽邃,給人以沉郁情緒;吳歷青中年山水畫以秀潤雅淡為特色,而老年之作,讓人更感到蒼勁雄健,功力醇厚;每幅畫,均在右上角自題詩或自題語,闡發出作畫的原由或畫的創造歷程,類似一把打開謎徑的“鑰匙”,幫助賞讀者對這幅畫的理解與認識,詩、書、畫往往融合于一體,更增添了畫作的神韻與感染力;每幅畫,均交代其幅畫是宗法何家古人的筆法,令人將其畫與宗法的古人畫作比較,看出他法古而不泥古,能融諸家之長,又有新的創意;并在一定程度上汲取西洋畫法,終成就為頗具風格的一大名家。真是難得也!難怪清代書畫評論家秦祖永,在《桐陰論畫》中,這樣評述吳歷:“此老高懷絕俗,獨來獨往,不肯一筆寄人籬下,觀其氣韻沉郁,魄力雄杰,自足俯視諸家,另樹一幟?!輩⒔淞腥攵洳?、“四王”等著名書畫家的“書畫大家”一類,將其畫作標為“神品”也!

責任編輯:本站編輯

Copyright ? 2015-2019 //www.woodwp.com. 澳門官方游戲平臺網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{ganrao}